路还很长,人还太嫩。

早开的晚霞

也不知道金鸡湖一天能蒸发多少水。

实际看到这栋武康大楼比照片上要厚好多。

高雄车站,当时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,出站的路是天桥而非地下道。车站旧旧的,但是很干净,看得到瓷砖表面已经失去光泽,看不到墙面附着的污垢。

在台北的酒店,女朋友坐在地上看手里的面膜。
理光胶片机摄

瑞丰夜市去了两次,第一次是是周三,结果休市,周四晚上又去了一次,人山人海。夜市里的任何一张桌子都像是用洗洁精洗过的。

© 夏瞳 | Powered by LOFTER